• <optgroup id="s9xu0"><input id="s9xu0"></input></optgroup>
    <button id="s9xu0"><input id="s9xu0"></input></button>

    專訪|阿里云佘俊泉:持續突破和創新,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GDCC智算奔涌

    專訪|阿里云佘俊泉:持續突破和創新,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GDCC智算奔涌-DVBCN

    分布式云具有巨大顛覆性的潛力,并正在形成用途不斷擴大的戰略科技發展趨勢,算力作為激發數據要素潛能的“發動機”,為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提供了重要支撐。AI時代智算浪潮奔涌而來,3月27日,全球分布式云大會(Global Distributed Cloud Conference,GDCC)在北京勝利召開,以助業內合作伙伴們更好地適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

    專訪|阿里云佘俊泉:持續突破和創新,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GDCC智算奔涌-DVBCN

    何云峰(左)、佘俊泉(右)

    阿里云智能邊緣云網產品負責人佘俊泉出席了本次活動的主論壇,并在會議期間,接受了全球分布式云大會的專訪,就邊緣云的現狀、發展趨勢以及阿里云的行業發展策略進行了分享。

    Q1:權威咨詢機構報告顯示,全球85%的G2000組織預計將在2027年依賴云服務商提供的邊緣服務,您認為邊緣云經過這些年的演進,是否已經呈現出一定的發展趨勢?

    佘俊泉:我認為這個趨勢其實是比較明顯的,當前其實可以分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以音視頻為代表,音視頻的平臺為了降低成本,它普遍發現邊緣云的基礎設施離客戶更近,那么這個網絡質量會更好,最主要的是邊緣云的網絡又便宜又好。

    那第二階段就是出現了計算力的應用。比較典型的就是像云游戲,我們將其稱為終端云化,它其實是把在終端上運行的應用上移到云端。因為在終端上運行的應用,用戶的體驗非常重要,如果在終端上能夠及時互動,到了云端卻開始卡頓肯定不行。而且游戲通常都需要非常高的配置來運行,所以驅動云游戲的需求,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可能很多本地終端的性能是不行的,沒有辦法玩游戲,但是用了云游戲服務之后無論什么終端都可以玩,對于游戲廠商來說,它極大幅的提升了它的游戲服務可觸達的用戶人群,由此它的業務就會非常迅速地增長。這一類業務和音視頻相比,當前體量還沒有那么大,但是它的增速很高,這是第二階段。

    第三階段我們認為它會進入一個融合的階段。這個融合首先體現在異構計算上,在異構計算上你會發現流量和計算的融合。在異構計算里不論是做邊緣AI推理AIGC,還是在終端云化做云游戲,本質上其實是生成內容的生產和分發。但是內容生成過去一直存在一個問題,就是生成周期太長,而內容消費的周期太短,但是進入到今天,我們有大模型、AIGC之后,這種應用在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內容生產的周期開始比內容消費的周期要短。過去是內容的生產和消費分離,現在是內容的生產、消費、分發要合一,計算和流量也實現了融合。這就相應對于邊緣云會有內容的生產和分發一體化的需求,這是第一個融合;

    第二個融合就是云網融合,包括但不限于在其他的千行百業,但凡有大模型應用的地方,只要這個企業要經歷企業初創、上云、下云,最后要回過頭來使用或自建邊緣云和混合云這樣的基礎設施,一定會用到像多云互聯、云邊互聯、邊邊互聯,各種各樣連接的云網融合的方案,這是另外一個層面的融合。所以我認為未來會進入,或者說現在其實我們已經摸到了這個邊上,即第三階段融合的階段,我認為這個趨勢是很明顯的。

    Q2:對于此,阿里云在技術研發和產品創新方面有哪些關鍵舉措和方案升級,來適應這一趨勢?

    佘俊泉:那我也還按剛才三個階段來講。

    第一個階段它的需求是以流量base的,主要是音視頻的業務,所以我們首先要有足夠多的資源,資源要完成布局,無論國內還是海外,而且邊緣云資源與中心云不同,很多客戶使用中心云region的時候,可能所有業務都會放在一個region,但如果是在邊緣云,因為大家都要用來做音視頻分發,它一定是多點分布式可協同的,這是第一個。

    其次,正因為是分布式可協同,過去集中的業務量現在分散到了全國甚至全球,那每個節點上的業務量就沒那么大,所以他一定會有輕量化的需求,所以我們在第一個階段,是完成資源的布局,讓這個資源客戶足夠可用,并且在產品能力上,主要是打造具備分布式協同以及輕量化特點的邊緣云的產品技術架構,提供具備這兩個架構的計算、網絡、存儲的能力。從這個時候開始,可以很明顯看到邊緣云和中心云region在業務場景和對應的產品能力側重點上呈現出明顯的差異,這是第一階段。

    到了第二階段,業務場景從流量型轉向算力型,而且算力因為終端云化需要考慮兼容性的問題。目前能在邊緣云上運行的都是存量的應用,也就是把同樣的運行在終端上的游戲放到云上來運行,在這個階段要求應用或者游戲廠商更改這一點去適配你的云化方案是不現實的,因此它的兼容性就變得非常重要,現在云上給企業級客戶提供服務的標準的X86服務器可能有很大的兼容性問題,我們為此就做了一個叫異構計算云化的事情,就是我們把消費級的這種硬件,做成服務器,然后把它做成標準的異構計算的實例,那么客戶可以標準地開通使用,同時它還可以通過我們標準的邊緣云融合的網絡、融合的存儲來使用這些完整的云服務,這就相當把異構的算力給云化了。關鍵的重點是說它云化的不是傳統意義上很穩定的企業級的標準服務器,它云化掉的其實是那些一開始看起來可能不太標準、不那么穩定的消費級的硬件,但我們把它做成了標準的服務器,也配套了對應了融合網絡和融合存儲,讓它真正的像標準的X86計算實例一樣,變成一種真正的云上可以使用的資源,而不是一臺一臺裸的不標準的物理服務器,這就提升了整體邊緣云產品的應用性,這是第二階段。

    第三階段可能會更復雜一點,像AI推理這類,我剛才也有分享過,它的遠期是非常的美好,但近期還是要做些實際的工作。首先第一個實際的工作就是我們做了很多試點,比如說剛才分享了互聯網金融的案例,去找到客戶的痛點,然后幫助他用異構計算實例,把他的邊緣AI推理業務跑起來;另外,我們也給客戶提供一些增值服務,因為AI推理的優化空間是很大的,可能優化之后它的運行效率是優化之前的200%甚至300%,這種加速套件也是我們要為戶提供的增值服務;另外一個就是從資源復用的層面,我們可以用同樣的一套方案和資源來服務不同的用戶,提高整體資源的復用率。

    Q3:針對游戲、汽車、物聯網、安防等行業,阿里云邊緣云是如何定制化解決方案以滿足行業特定需求,并實現業務效率與用戶體驗的提升?

    佘俊泉:我覺得定制這個講的可能不是很準確。我們一般的思路是去尋找客戶在他業務中的痛點,然后我們會針對這些痛點,思考邊緣云能給他提供什么價值?如果有的話,我們就把這個價值轉化成標準的產品能力,一定是標準的,可復制的,因為阿里云智能的策略是是公共云優先,我們不傾向于項目式的去為客戶做各種定制。

    對于汽車領域,當前能看到的想象空間沒有那么大,但是它的需求是真實存在的。直觀來看,所有的汽車都是終端,就可以套用終端云化的概念,但它只能套一部分。因為汽車是一個和行駛安全強相關的行業,也就是說所有和車輛控制有關的一定是放在汽車本地的,一般是娛樂性的應用可以卸載到云上。我們現在做的其實是兩類需求,一個是組網,幫助車企在各地的辦公室、IDC、車,全部連起來;第二個可以理解為是泛化的數據中繼上傳和下載的服務,這個放在邊緣云是更合理的。因此我們能提供的產品服務盡量是標準的,可能在行業拓展的方案上會有差異化。

    Q4:目前,在邊緣云應用場景方面,阿里云是否有新的拓展和商業化落地?

    佘俊泉:阿里云從過去就始終保持創新,我們每年會做創新試點,通過創新試點驗證了之后再把它做成標準化的。最近完成試點的一個是邊緣AI推理,一是云網融合。云網融合就包括了跨境加速、海外加速、多云互聯這些。

    Q5:隨著生成式AI等新技術的興起,阿里云在邊緣云上如何布局邊緣AI推理服務等新型應用場景,以支持未來的邊緣智能需求?

    佘俊泉:我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它會是未來五到十年里邊緣云、包括邊緣網絡最大的一個垂直機會點,首先是這樣一個定性的判斷。從我們的策略上來看,它是分成短期和長期的。短期上來看,因為AIGC的發展是需要時間的,像海量內容的升級分發還需要再花一點時間才能成熟,因此從長期來看我們就需要配套提供這種在邊緣云上從內容生成到內容分發一體化的解決方案。

    Q6:出海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戰略選擇,在助力客戶出海方面,阿里云邊緣云是否有針對性策略?

    佘俊泉:還是從三個方面來講。第一個方面是在資源層面。去年2023年,我們完成了一輪比較大規模的布局,我們建設了一些之前沒有這些資源的國家和地區,并且在部分要點,我們重新評估客戶的需求去進行了拓展,把整個海外的資源覆蓋水平進行了提高。同時我們現在全球有3200多個CDN的節點,也支持把這些CDN節點隨時改造成邊緣云節點對外來提供,這是第一個資源層面。

    第二個就是在產品能力層面的,可以分為兩點,我們觀察到出海的客戶更為關注易用性還有遠程運維,但這些到了海外要么可能并沒有,如果有的話也會很貴、并且效率特別低。所以它會更加依賴我們這種云化的標準方案,我們過去一年也是著力地加強了這方面產品功能的建設和布局。

    第三個方面,一些這種海外主站沒有開服的國家和地區往往就會有一些本地的數據合規要求,比如他會要求要在本地開展業務,云不能出境,這個時候邊緣云作為一個更輕量的旗艦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但這也會帶來一個新的挑戰,就是過去邊緣云更多依賴音視頻或者云游戲,這些PaaS的客戶層面是有調度能力的,現在受限于機房邊緣的中小機房,它的電力也好、SLA 也好,可能比中心云的機房要差一點,這里我們就需要提供一套方案。因此在本地要有多個節點,這多個節點能夠用我們邊緣網絡的組網服務連接起來,并且之間能夠做高可用的切換。

    Q7:我們關注到,阿里云已經連續三年取得中國邊緣公有云服務市場份額第一的成績,并且在今年1月份榮獲中國信通院“邊緣計算先鋒企業”稱號,你如何看待這些成績對邊緣云未來戰略布局的影響?又如何看待邊緣計算的發展前景?

    佘俊泉:首先我覺得這些榮譽是代表客戶還有市場對我們的認可,感謝大家對我們的認可!這些認可是我們過去通過用心地服務客戶、構建我們的資源產品能力、解決方案能力來達成的,但是這些只代表過去,不代表未來。因為從邊緣計算角度來看,它還是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它在未來的增長空間、想象空間都是很大的,所以說這不代表我們現在領先就能一直領先,雖然我們確實取得了一些先發優勢,但是我們如果停止繼續發展,不再持續去探索和創新的話,它會很容易被抹平和超越。

    對于邊緣計算未來的發展,我們也會持續地在計算與云網融合這些我們認為非常具有潛力的新場景上去突破和創新,爭取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持續取得更好的成績。

    專訪|阿里云佘俊泉:持續突破和創新,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GDCC智算奔涌-DVBCN

    專訪|阿里云佘俊泉:持續突破和創新,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和增長|GDCC智算奔涌-DVBCN

    相關文章
    青年演員杜娟在中日高級別人文交流論壇上的發言
    青年演員杜娟在中日高級別人文交流論壇…
    專訪|云宙時代欒亞建:致力成為領先的CDN及邊緣計算服務提供商
    專訪|云宙時代欒亞建:致力成為領先的C…
    火山引擎許思安:火山引擎邊緣云,“加速”游戲體驗升級|CDN 云智躍進
    火山引擎許思安:火山引擎邊緣云,“加速…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與華為成功簽署深化全面戰略合作協議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與華為成功簽署深化全…
    阿里云佘俊泉:創新涌現,邊緣云場景的探索與機遇|GDCC智算奔涌
    阿里云佘俊泉:創新涌現,邊緣云場景的…
    阿里云陳新:全棧邊緣服務平臺-加速企業全球拓展之旅|CDN Summit
    阿里云陳新:全棧邊緣服務平臺-加速企業…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 <optgroup id="s9xu0"><input id="s9xu0"></input></optgroup>
    <button id="s9xu0"><input id="s9xu0"></input></button>

    国产伦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人成久久久精品_国产精品视频第一区二区三区_久草手机在线视频